一位婦產科醫師的見證

詳全文: http://www.luke54.org/view/1060/6724.html#ixzz3aqZlEtcU 
出自《水深之處福音網》 

最近臺灣發生一起醫療糾紛、一位高齡產婦死胎事件,這位產婦開記者招待會、

控訴陳志堯醫師要求賠償。對陳志堯醫師有欠公平、因而引起公憤。

陳志堯醫師是一位基督徒、2008年在路加雜誌刊登他寫的見證"公義與恩典並

:一位婦產科醫師的見證",我讀了很感動。現在發生這樣的事、只有為他代

禱,願上帝保守他、使不公不義的事不傷害他。

見證:

我們人的一生當中會有很多的身份,你可能有醫生、護士、醫護人員或是博士

、碩士學位等很多的頭銜,但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們是一個基督徒,是跟隨主的

人,千萬不要忘記應該要有基督美善的見證。雖然我的工作身份是婦產科醫師

,但並不會覺得加了一個「醫生」的頭銜就會有什麼改變。若是碰到臨床上或

工作上的一些挑戰或情境時,也不應該依照現實的環境而改變基督徒該有的作

法,就是討主的喜悅並順服主的帶領。

今天我要分享的主要有兩點:

 一、 身為一位追隨主耶穌的基督徒的信仰與道德責任

我是一個婦產科醫師,在臨床上總是會面臨到(雖然公立醫院較少,但仍會碰到)

有病人要求墮胎(abortion)的情況。面對這樣困難的情境,我實在不能單單

只是以一位臨床醫師的身份給予醫療上中肯的建議,或只是告訴患者這樣處置

的醫療好處與可能的後遺症。身為一個基督徒醫師,我必須,也是義務要將自

己從聖經上神的教導與原則來看待這樣一件事情。我希望自己所持的立場是公

義和恩典並重的,但面對墮胎這一個議題上我會把公義擺放在前面,因為我認

為基督徒要有一個鮮明的立場能夠去堅持真理,而不能因為討了人的喜悅卻

虧損上帝的榮耀。另外,基督徒也應該要持定那美好的見證。所以就我個人

而言是完全的、徹底的反對墮胎,這條底線是絕對不能更改的,我的認知是

連先天異常的胎兒之墮胎也一樣要反對的。所以,在過去六年從醫的生涯中,

我一件墮胎手術都沒有做過,就是胎兒異常的終止妊娠也都沒有。這期間,

因為是從小小的住院醫師做起,因此曾經歷過困難與批評,但是我覺得基督徒

應該要走一條不同的路,就如主耶穌告訴我們的,要走一條與世俗不同的路。

我們若要堅定地跟隨祂,都必須付上代價,那是必然的結果,不用奇怪,

也不要覺得可憐。

 在前年CCMM基督徒醫學倫理研討會講到安樂死的議題,其中一位講員提到

了一句經文,給我的印象很深刻,就是「人將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

人將被殺,你須攔阻。」(箴言2411)但是若碰到要求作終止妊娠

termination)的患者,我們該怎麼辦呢﹖在過去或者因為我是一個住院醫師

的職務關係,必須要受命(by order)去作終止妊娠這樣的事情時,到底要

怎樣去攔阻事情的發生呢?面對這樣的困難,我個人是會完全的拒絕操作這樣

的手術,消極上至少要作到拒絕。然而怎樣攔阻呢?真的攔阻得了嗎?我現階段

主要的職務是作超音波的醫師,也因為超音波常會在早期就診斷出許多的

先天異常,所以當我的技術越好時,就可能會增加更多的死亡率,更讓人

有機會、有藉口可以把生命終止掉,這是非常諷刺(ironic)的一件事。我也

常在思考這個問題,如何藉著自己的專業,來幫助解救無辜的生命,因胎兒是

最無辜的,是最沒有發聲的一群,所以我的立場是站在胎兒(fetus)這一邊的

。即使他是一個異常的胎兒(abnormal fetus),也有他生存下去的基本權利。

更何況我們不管正常或異常都只是人為的標準,以人的眼光來判斷,但慈愛的神

卻看我們為至寶,將生命氣息白白賜給我們。

 另外,我還想跟大家分享一位姊妹的見證,她懷孕30週的時候被診斷出胎兒

有先天性異常,羊水培養驗出第18對染色體(trisomy 18)多出一隻,醫師

說這樣的異常即使順利生下來也一定活不了的,最好拿掉,但她堅決不願意

中止妊娠,並相信神會帶領她。我深受這位姊妹的感動,雖然我是反對墮胎者

,但她卻是一個實踐者。雖然她堅決留下,胎兒仍在39週時胎死腹中,被神

接走了。我深信這是神的憐憫!

二、 身為一位基督徒和一位婦產科醫師的信仰與道德責任

 1. 作見證給同儕與社會看(是主親自告訴我們去作的)

    a.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515

    b. 鹽本是好的;鹽若失了味,可用甚麼叫它再鹹呢?(路1434

    c. 我們求神,叫你們一件惡事都不做;這不是要顯明我們是蒙悅納的,

        是要你們行事端正,任憑人看我們是被棄絕的吧!我們凡事不能敵擋真理,

        只能扶助真理。(林後137-8

 在醫院中如果不作墮胎,可能會被大家棄絕,但我們不能敵擋神的真理。

 

2. 作榜樣給年輕醫師

 看現在的基督徒醫生或醫療從業人員,可能對這個議題也不是很清楚,立場

也非常模稜兩可,有人覺得胎兒異常就可墮胎,認為必死的胎兒就可墮胎,

又有人說絕對不能墮胎,那到底應當如何呢?年輕的醫師看到在第一線上的

前輩,或已經成為師長級的醫師們是怎麼作的,他們就會仿效而行,所以我

覺得在職場上的見證是很重要的。

 

3. 如何面對臨床上的情境與患者一方的挑戰與衝擊

 在墮胎前的情況:如果是在門診碰到一位媽媽不管任何原因就是想要墮胎

,我會盡力勸她不要作。或有年輕的女孩如果還沒結婚而意外懷孕,我會

勸她趕快結婚。我曾經成功勸過一個人,她原本想墮胎,我勸她趕快結婚,

不要再遲疑,既然兩人要在一起就趕快結婚,結果她就聽了勸而結婚並將

寶寶保留下來。當面對一個這樣的病人時,我們不能用一種嚴厲的或責怪的

方式對待她,但仍必須把原則告訴她,因為有很多的患者不是基督徒,當

她們想要來墮胎時,我會告訴他說:「恭喜妳!妳懷孕了。有很多人想懷孕

卻懷不了,使婦產科不孕症醫師有很多生意可作,現實環境中可能四對夫妻

當中就至少有一對是不能懷孕,而妳能懷孕首先就要恭喜妳,再建議妳把

這個小孩生下來。」若她仍是堅決要墮胎,我就說:「給妳三天的考慮時間

(那時還未制定墮胎思考期等相關法令),如果三天後妳願意把寶寶留下來

的話,妳來找我,我很高興為妳作產檢。假如妳不願意,妳也不用來找我了,

因為我是個基督徒,我堅決反對作墮胎的動作。」我就是這樣直接對病人說,

當然是以和緩、同情的態度讓她能夠瞭解我的看法。

 面對患者已經接受過墮胎手術之後的情況:墮胎後的病患通常是有出血的

問題,跑來門診或急診就醫,碰到這種情形,我當然心裡會很生氣,因為覺得

這又是一個無辜生命的損失。然而雖然對她的行為生氣,但卻也同情她這個人

為何無知到輕看生命的寶貴,又同時讓自己的生命健康因著墮胎手術而受到

創傷。因為非常的生氣但卻又同情的複雜心境下,通常我都會先禱告,求主

給我一顆憐憫人的心,知道要如何面對這樣一位想法、看法都是與我對立的

病人,畢竟她是一個神所愛的人,要如何來幫助她呢?我想應該以愛為基礎。





從我的 iPad 傳送


Sherieh <sherieh007@gmail.com> May 21, 2015 5:33 PM 寫道:

馬太福音五:112/八福-神兒女的責任

感謝 神,幸運的我們移民來到以基督教立國的民主國家-美國,能夠自由的敬拜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沒有為義受迫害的可能性,反而享有拜假神偶像的宗教自由,掉入撒旦的掌控的危險性。所以我們台福教會(Evangelical Formosan Church)是以傳福音為主旨的教會,就是要成為使人和 神和睦的人,英文是peacemakers, 也就是要效法聖子耶穌基督,『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歌羅西120) 我們都是受揀選成了 神的子女,也同受了耶穌基督的差傳,『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馬太2819) 在這末日的世界,更要迫切的傳福音,把人帶到 神的救恩裏,不讓任何人被撒旦擄走,同享與天父和好,做 神兒女的福份,同得天國的賞𧶽和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