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福音不是充滿了矛盾嗎?
Q: 我看不出人的信仰可依照一個文件滿足多少歷史的準則, 因為都是猜測,不確定。我認識的基督徒都很肯定他們都全對,無法與他們討論。你‘推銷’的很好,但我不相信這是整個故事。我唸過很多學者在懷疑福音書的歷史價值。我不知耶穌的教導是什麼,你卻告訴我去信賴這些記錄,說這全能者在世上!福音書充滿了矛盾,事件的順序都排列不同。這些都減弱歷史的可靠性。有些地方可能正確,通過你的歷史考證,但未必意味都全對。

A: 我照您疑問一一解答。(a)我的信心是聯繫在福音書整體的可信性,而非基於其可證明的細節的可信性。與我有關係的耶穌不能與這些文件中歷史的耶穌有整體的差異。我所確信的真理是聯繫在我敬拜基督的經驗,和可靠的福音記錄的查證。信心是愛和信賴的關係,超越古文件的理論評估 (就像夫妻關係)。 (b)您疑問福音書的建立和一致性,及我們是否確定耶穌所說。沒錯,福音資料採用口述手寫的來源,但證據是無法辯駁的。例如路加自己說他採用目睹證人提供的資料,這並沒有減低可信性。事實上,我認為它們反而加強可靠性,因為可帶我們更接近所談的原來的事件。當作者撰寫福音書時(約50-70AD),證據證實他們多少採用流行一時的材料。文件資料越接近事件時間,宣稱的記載越牢靠。
在四福音中,所記載的事件順序變化很多,但它們的用意並不是耶穌的傳記,並不是要滿足歷史的好奇心,而是帶領人們與救主建立關係來拯救他們。他們在描繪一個歷史的基督-印象派的畫像,重新安排材料來反映主題。
同樣的,耶穌所說的及何時說也變化很多。他們以自己的話解釋耶穌的意思,他們感覺聽眾需要聽的。這說明耶穌的信息多麼的豐富。祂的生命和教導對讀者的神學和個人的意義被凸顯出來。卻不是現代錄音機的逐字記錄。
您控訴福音充滿了矛盾,所謂的矛盾是來自資料被誤用-被看成現代的錄音機。若了解第一世紀的上下文和寫作目的,這些矛盾就消失了。 這並不是強辯,而是不再切題的。雖然它們沒提供所有該知道的歷史細節,卻回答了重要的問題“耶穌是誰?”。祂是瘋子或騙子或是信徒所宣稱的主?回應理性的證據和回應心靈中上帝的靈都指向答案是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