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為什麼上帝創造撒旦?
Q: 很多前面的論點是難以置信的。至少我承認這世界看起來較像個戰場,比較不像全愛的神的藝術傑作。因此若一人要相信此神,也需相信這所謂的“天上的衝突”。身為學者,你如何相信天使和魔鬼?這些不可見的個體能在世上做好做壞,這種看法聽起來像‘星球大戰’或古代的迷信。為何神創造起初的撒旦?若他被造為那麼美妙,為何他做那麼壞的選擇?因為好人做好事,壞人做壞事,天經地義的事。同樣道理,為什麼那麼多的上帝子民,原來被造為美,卻變那麼壞?

A1: 為什麼‘靈裡的個體spiritual beings’的看法,那麼難以置信呢?為何沒形體而有個性的個體的看法,比有形體而有個性的的個體的看法更困難呢?若像我們有意識的生物存在-這事實本身是非常奇妙的,為何排除其他有個性的的物體的存在?我們的世界了解越多越是奇怪,量子物理研究幾乎不可見的‘次粒子’,只能用數學來計算它們的特性。同樣,天文學的反物質,反能量都不可見,卻佔全宇宙全物質/能量的95%,可見可測的只佔5%!若我們相信天地是由上帝創造的,雖然宇宙是偉大而浩瀚無邊的,身為創造者,祂必須超越於它,比它更偉大。所以祂必須不受時空的限制,是祂所宣稱的‘靈’,不可見,不可摸的。若我們相信祂是靈,則也有可能另有不可見,不可摸的靈,如天使和魔鬼。

A2: (為什麼好的創造會選擇邪惡呢?有關撒旦的墮落和人類容易犯罪) 住在天堂的照理應全然的好且不再墮落。為何上帝不開始就創造我們在那境界裡?以前提過,愛需要自由,必須得以選擇。愛的可能性越大,惡的可能性也越大。
我們持續挑選某事某物,越來越執著,越難選擇其他,最後堅定在自己的選擇裡,變成個性的一部分。“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 ” (羅5:4),老練英文是品格。我們從眾多的決定建立了品格,我們的品格影響所作的決定。這可運用到愛以及邪惡。愛必須從自由開始,但其目標是變得不自由。直到不能夠不愛,是在愛中的自由的最高形式 (這是為什麼神是完全的自由,卻‘不能犯罪’)。所有被造物都需經過‘試用期’-可選擇愛或不愛 (神不需)。他們不能只被造在天堂。一旦抉擇後,他們就變得固化在那決定,亦即天堂或地獄,其品格得以‘永恆化’。
類似路西弗,人可照起初被造的良善,像亞當夏娃有潛能去愛,但也有潛能成為滅絕的生物。邪惡的傾向促展邪惡,這‘雪球效應’都發生在個人或整個社會上,就是基督教的所謂‘原罪’,已根深蒂固不能回到神原來的設計。不能靠自己或別人或他物來恢復與神的關係。所以需靠神所賜的基督。祂給我們新的生命-神的生命,凡任何相信祂的都可得著:與神的平安和喜樂-上帝原來的設計,且‘永恆化’在這狀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