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者的書信” (摘取譯自 Letters from a Skeptic) 兒子對他父親挑釁基督教的疑問的搏鬥  (神學教授/哲學家/思想家的兒子與理性頑固的父親詳細坦率感人的交流拉鋸戰) (柏宜德 著作)

”這父子之間的辯論拉鋸戰,提供難得的機會,顯示基督教信仰的常見難題和信仰的護衛,及詳細探討從哲學,歷史,邏輯的合理且有洞察力的答案。這些難答,挑釁的卻合理的問題只有這位強烈懷疑,理性,頑固(‘鐵齒’)的老父能鍥而不捨的提出,在其他通常的情況下,我們只能‘為他祈禱’罷了,懇求聖靈作工。也只有這有耐心且受過護教學訓練的神學家的兒子苦口婆心的以愛心,坦誠而明智的答案和各種角度探討勸解老父轉向信仰的真理和其源頭-基督。“

【邀請對信仰看法的分享】
當初我變成基督徒時,您擔心我似乎進入一種盲目的邪教,您以疑問和反對來挑戰我的信仰。強迫我去作慎重又批判的思考我所信的和理由。我此時卻感謝您,使我因此進入護教學的領域(當時我不以為然)。我覺得很奇怪也不對-我花很多時間與他人討論基督教,卻沒與自己的父親深談。以我們父子關係,這時候已到我們可進入這些討論,談彼此的世界觀。我給您機會分享所有理由您為何不成為基督徒,也希望您給我機會談為何我是。相信我,我不是要灌輸您,那是毫無益處的。您願意這樣做嗎?至少對我們兩人都受激發,且更認識對方。信仰受到挑戰,總是好的,若它怕火燒,信仰是不值得擁有的,無論是基督教或無神論。

【過程和結局】
經過29封信件往返及面談和電話討論,到後來每次談完,父親對委身基督愈來愈減少抗拒。終於最後一封信說:
我終於決定以絕大的“信心跳入”,哈利路亞,當我坐這裡唸所有我們的書信,仍不敢相信從‘自作聰明的小混蛋’變成實際的信徒。四周的人都不敢相信。回頭看,當你說服我‘聖經是神的啟示’,也幫助我了解地獄的真意時,事情開始改變。我不確定為什麼,我想那時我真正開始”看見光“。那時我清楚感到自己的懷疑論點必輸無疑。我記得感覺困惑,有點怕,當面對這現實時,卻也興奮。沒有你的堅持,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兒子,我要你知道,我因此愛你,感激你。
我仍然有很多疑問,也肯定你會繼續細談。我的態度已變,不再以懷疑者質疑,而是以信徒。繼續與我聯絡,為我禱告。我最近讀很多聖經,越覺得它合理。但你若寄給我任何材料來幫助我,我會很感激。禱告對我仍然困難,但會逐漸更加自然,我並不緊張,因為我已得赦免。

回應:當我父決定信主時,我雖然樂不可支,對他以後有多少轉化更新我卻不樂觀,以他大把年紀總是有守舊的看法和作風。我的悲觀卻證實錯的離譜。的確聖靈轉化的強烈是難以形容的。最大的轉變是感情的柔嫩。以前他難得表露感情,卻變成一個人將心坎顯露在衣袖上。每次聽到有人藉著書信而歸向基督時,都歡喜流淚-幾百次之多。
從我們的書信溝通,可看出他的信心得來不易,確有戲劇性的改變。雖然確信福音的真理,我期待繼續幫助這不可救藥的理性主義者穩固信心,卻不是如此。信主後,幾乎立刻有深刻而美麗的孩童的信心。以前的他愛爭論,壞脾氣,常生氣某事也出口不留情。但他降服基督後,他得著深刻的平安和甜蜜,及感恩。更精彩的是,他委身於基督後不久,他其實有更多理由抱怨:他幾次中風,使他半身不遂口齒不清,曾是強烈獨立的人卻變得不能照顧自己,局限於輪椅。最後又聾又啞。以前的他必悲慘,基督徒的他卻很少埋怨。似乎很奇怪,壞事越發生,他變得越喜樂。在昏迷前有一次,不知何故他哭泣,我問他理由,這曾是蠻橫的知識分子以不清的口齒說“因為神就在這裡,我感到特別的祝福”。我緊緊的擁抱他,兩人都哭了。這見證神不可測度的愛和能力,這人肯定不是我長大體驗的那位。我吻脆弱的父親說再見,說“爸,花時間夢想天堂,享受想像它的畫面”,他微笑簡單的說“好的,孩子”。這是最後的交談,三週後他就過世了。
直到我們在天上再會面,也與所有的聖者,我禱告神利用這些書信引人進入與基督有生命轉化的關係,那是父親晚年最享受的。

【有關上帝的疑問】 (以下問題有連貫性,一問一答,一答一問彼此回應)
1) 為什麼基督教曾引起那麼多傷害?
2) 為什麼世界充滿苦痛?
3) 自由的風險值得引起所有的苦難嗎?
4) 神知道未來人的作為嗎?
5) 為什麼神創造地震和饑荒?
6) 為什麼上帝創造撒旦? 
7) 你的神是全能的嗎? 
8) 首先,為何要信上帝?
9) 這一切會是偶然的嗎?
10) 為何上帝沒保留你過世的母親? 
11) 為什麼全能的上帝要我們禱告?
12) 為什麼上帝關切我們小小的人類?

【耶穌基督的疑問】
13) 為何相信福音的信息?
14) 福音不是充滿了矛盾嗎?
15) 誰寫福音書和何時寫?
16) 你如何相信人能從死復活?
17) 你如何相信一個人曾是神?

【聖經的疑問】
18) 為什麼上帝讓相信祂那麼困難?
19) 為何你以為聖經是上帝啟發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