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為何相信福音的信息? 
Q: 我還是回到這問題:若認為人類不重要而不去關切他們,難道算是神的缺失嗎? 就像我踩到螞蟻,會有人以為我為人不好嗎?螞蟻實在不值得掛念,雖然它們眼中,自己很重要。整體而言,人對神比螞蟻對我們更不值錢。另一更重要的核心問題是:你們基督徒總是引用聖經來證明信仰,說是‘聖經告訴我’。憑什麼權威,聖經有這崇高的地位?你說歷史證明神愛我們,然後你引用聖經!我不怪你,因為只在那裡談到耶穌。我無法像你一樣接受聖經。

A: 先答您螞蟻的比喻。人或許超出本能去關心昆蟲,這是另一跡象我們不完美。但若我們是完美的慈愛,關懷的,全知的,我們會關心昆蟲及世界萬物,盡力促展它們的益處,減少其苦痛。若神對待我們像我們對待螞蟻,祂不再是完美的,因為祂是完美的標準。
再談到您基本的異議-我在假設聖經的權威來證明耶穌是真的。當我在推論中提及歷史時,意思確是歷史。我提及耶穌的福音來源,是指歷史文件,而非意味‘上帝的話’。我採用歷史學家的歷史學準則來研討這些文件,並沒假設理當可信。我並沒要求您盲目相信它們是‘神的話’,請看待它們如同任何古代文件。當福音以‘批判歷史’的角度被處理時,它們很站得住,而且可信任基督此人的描述,足夠去了解上帝呈現在祂身上,藉著祂行大能。
歷史學家用什麼準則來確定歷史價值呢?有兩類-內在,外在。內在準則運用在文件內本身,外在是文件以外。這些是歷史學家對古文件常問的許多疑問。內在準則:(a)文件有宣稱是目擊證人證詞,自己的或依照他們的報告,或傳聞。若沒牽涉到目擊者,其價值可能減少。當然有如此宣稱,也不足證明宣稱是正確的,需外在的證據。 (b)文件有含具體卻不相關的材料嗎?編造的描述似乎較一般化。 (c)文件包含自我傷害的材料嗎?若對故事的‘英雄’有損傷或負面印象,它典型的表示-作者的動機是敘述事實或真理。 (d)文件是合理的前後一致嗎?編造通常缺乏事實的一致性,雖然從不同角度描述一歷史事件,可能有些微小的差異。 
外在準則:(a)作者有動機編造所寫的?若作者無法因此獲益,甚至會虧損,它的信賴度增加。 (b)有其他來源的資料可考證真確性? (c)考古學支持或否認它的材料? (d)文件的當代人會偽造敘述?有動機嗎?若有些人能顯露文件是否有編造,卻沒如此做,以歷史而言,這增加可信度。
以這些準則來批判福音,結果如何?我深信非常好。我的證明很繁瑣,卻很重要。 內在(a):路加不是目擊者,但告訴我們是用目擊的資料,有順序忠實的敘述(路1:1-4)。約翰說他是目擊證人。馬可馬太以目擊角度寫作,但沒明顯的宣稱。  內在(b):福音充滿無相關的細節,典型的目睹描述。例如 (約20:1-8 這些無關細節對故事主題沒什麼重要,卻是目擊的回憶)。 內在(c):充滿自我損傷的細節,譬如此故事的婦女先找到空墳墓,然而當時婦女甚至不能在法庭做證人。另一例子(太27:46,不期待彌賽亞會如此說)。 內在(d):福音書一致的呈現耶穌為人和所行。若四個作者各自編造,這一貫性如何來?但還是有相當的差別,顯示報導角度的差異。
外在(a):早期信徒為了耶穌遭受逼迫而犧牲,還有什麼動機來獲利?寧可為真理殉道慘死,還會說謊? 外在(b):有幾個世俗文件證明,例如 Josephus (37-97AD),及甚至反基督教的猶太人的記錄。 外在(c):沒有考古研究能結論性的推翻聖經的記錄。 外在(d):基督教誕生於敵意的環境。當代人會駁斥耶穌福音的寫照-若他們能夠的話。雖然如此,基督教迅速擴展,門徒傳福音給曾目睹耶穌所說所行的。他們能如何編造?甚至反對者也不否認空墳和祂行神蹟。總之,福音書是可靠的,也牽涉到歷史,與‘神的話’,‘祂默示’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