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為什麼世界充滿苦痛?
Q: 教會應該是神在地上所委派的權威?若教會是神拯救世界的工具,神豈不應該監督它的一些活動嗎?神既然是全然慈愛的,若祂創造世界又顧念它,為什麼有那麼多苦難?當自由的決定以傷害來引起無辜人的痛苦,神就不再是那麼的有愛心了!行惡的人有自由行惡,受害者卻有何選擇呢?這慈愛的神忘了她,為何神尊重罪犯的自由,而非受害者的?類似的情況是非洲的飢荒,也是別無選擇去面對。難道神處罰他們的罪嗎(尤其對回教徒)?這個神比忘記他們的神更糟。這種世界似乎不像有全能全愛的神在幕後。我不覺得你自由意志的解釋能幫助這情況。

A: 你提出有神論者最難面對的問題。我的解釋沒考慮受害者的自由意志。甚至提供答案也顯明不夠敏感。對這些淒慘事件的感情反應,變得怨恨上帝,是完全可理解的。聖經本身也記錄些坦白的疑問和憤怒的禱告(如約伯,大衛,耶利米)。最終細想誰對這邪惡應確實負責?我的論點不會牽連到上帝。
若神賜人自由意志,祂必須准人可能濫用自由,雖然會引起他人的傷害。足夠的自由意味著要道德上負責。亦即自由去添福或損傷他人。那為何神不干涉人的行惡呢?我認為一個自由受干涉而避免發生濫用,並不是真正的自由。譬如我給孩子十元,我能完全控制他如何花用嗎?若我干涉去要求他只能明智的使用(照我的意見),這錢的確是屬他的嗎?或者仍然是我的錢只藉著他間接的花用?
神若確實給我們自由,至少大部分,它必須是不可撤銷的。亦即在一些界限內,祂必須保持‘不能管hands-off’的態度。若‘愛’可發生在這世上,也必須容許人彼此摧殘虐待的惡行。甚至神也不能採用不同的方式。